首页

都市言情

最强职业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最强职业人: 第三百八十四章 传闻中的小男人

    蜜雪儿微笑,说道:“你说错了,是他在外包养别的女人,小妞,就凭你,还是别多想了。”

    乐亮古怪地看一眼蜜雪儿,都说出小妞了,源国话学的不错啊!

    小美面色有些灰败,退了一步,流泪向着乐亮嘶吼:“我恨你!”

    她的情绪很激动,冲回自己的车子,发动起来,猛冲一下,绝尘而去。

    蜜雪儿看向面色复杂望着车子远去的乐亮,问道:“这女人是谁?”

    “邻居。”乐亮淡声回应,抽开手臂。

    “这么简单?”蜜雪儿不信。

    “没什么复杂的,我曾被我妈·逼迫与她谈恋爱,而她只是在外怀孕,回来找我顶锅,后来诬陷我强奸她,我便离家出走了,我不知她为什么失心疯地,有了点钱就要包养我。”

    蜜雪儿大笑,说道:“你还是凡人啊!”

    乐亮苦笑,说道:“我从没说自己是神。”

    蜜雪儿又是挽住他的胳膊,说道:“做戏就要做全套,后面那人一直看着呢,就当我是你找的女人,亲我一下……”

    见乐亮迟疑,她又说道:“你也不希望我暴露吧!”

    好吧!乐亮亲了她的面颊一下,这也是为了感谢她刚才相助,不让自己继续尴尬下去。

    “往前走,找一家小酒店,我们需要在里面待十分钟。”蜜雪儿说道。

    乐亮知晓她什么意思,只是不满地道:“为什么是十分钟,至少一小时……”

    蜜雪儿大笑,也是在他的面颊上亲了一下,这男人好面子,不过他的持久力也确实很强,这么长时间的监控,她无聊之下,算出了时间。

    待两人在一个小酒店里聊了一个多小时,蜜雪儿才走出来,在吴志辉疑惑的目光中,消失在街角。他很怀疑她是理市时秘密进乐亮房间的女人,却苦于无法脱身,现在的任务是监控乐亮,不好分身去追的。

    此时,乐亮手机铃声响起,这一看,是琼市的许姐来电,有些讶异。

    “你能来一下吗?我实在支撑不住了,他们好凶啊!”那面传来许姐的哭声。

    乐亮面容一冷,说道:“不要哭,告诉我怎么回事?”

    琼市没有合适的店铺,许姐就拿着乐亮给的一百万,去海市购置店铺。看好的一间临街大店铺,她也没什么经验,先期全款付了,而房地产商欲要贷款,抵押给了银行。

    后来得知情况后,她几次三番去找房地产商,对方先推三阻四,最后发展成恶言相向,威胁她要是再闹,就不客气了等等。许姐本是以理找,已是心力皆疲,再被对方一副流氓架势吓到,就准备请律师去告,这就被上门威胁了,为此心中更是恐慌无力。

    乐亮冷静地问了那个房地产名字,告诉她,他会立刻去海市,让她去那里汇合。

    见乐亮快速出来,打的而去,吴志辉苦笑着跟上,这位总是不固定,四处乱串,真是让人烦恼啊!与他同样想法的是蜜雪儿,能一直追上乐亮,她是大力开动脑筋,卖力而为。就如乐亮去了上城,她就没法跟去,直到在源京才继续跟着。

    乐亮了解到海市的这个开发商叫做余英众,开了家龙腾房地产开发公司,不仅在海市,在省内几个城市都有开发项目。

    现在的源国,许多房地产开发公司主要是靠银行贷款,民间借贷,融资等作为主要资金,买地皮,开发房地产,这个余英众也不例外。

    因为国家调控,房地产业越来越艰难,他也是打起主意,欲用现有的开发房屋,抵押给银行,以获得更多资金周转。经过乐亮深入调查,发现不仅是许姐的店铺被抵押给银行,还有好些商品房和店铺也是这么做的,而且他的资金有外流迹象,判定他是要借此捞一趣÷阁,逃往国外。

    这类人极为受米国等国家欢迎,去了那里后大肆消费,因为有钱,可以在其国投资,相对容易获得绿卡。

    还有许多人蒙在鼓里,许姐并不知实际情况,只是与另外一个人一起找,没有群体力量,仅凭微弱之力,就被对方恐吓和威胁。

    乐亮一大早出去溜达,坐上飞机时也不过十点多,近两点抵达海市。

    此时的许姐已在接机口等他,看着颇为憔悴,见到他,这才露出欢颜。她平时不化妆的,今天又是画了个淡妆,遮掩了一些憔悴之色。

    没有什么亲吻行为,自然而然地挽住乐亮的胳膊,面上本是有些暗黄,现在也呈现出光亮。

    对于她来说,乐亮就是自己的男人,她已经决心终身不嫁,只是希望这个男人能想到这里还有他的一个家。这次是实在被吓到了,这才打电话过来,而这个男人很快来至,让她心中欢喜不说,也充满了感恩的爱意。

    对于乐亮来说,她不是自己心中定下的情人,至少目前没有想法来此,毕竟有段露水缘份,许姐对他很好,他是不会漠视不管的。

    “聂文静正在那里等我们,现在去还能找到负责人,过年好长一段时间,可能都不会有人在的。”在一辆出租车里,许姐柔声说道。

    乐亮点头,这聂文静是许姐的一个同学,就是听了她的话,许姐才在海市置办房产,与她的店铺在隔壁。这次也是她发现不对劲,喊许姐一起去找,同样为此受尽煎熬,为恐吓威胁。

    许姐知道乐亮要来解决这件事,就喊了聂文静,其实是劝说,这女同学被吓的都不敢出门了。

    聂文静站在一个路口,心中忐忑恐怕,要不是许姐一再保证,说那个男人有能力解决问题,她是真耗不起,就怕一个不好被人打一顿,甚至是杀了。威胁恐吓的人一看就是狠角色,说杀人跟玩的似地,她还想录像,连手机都被对方抢去砸了,还搧了她一巴掌。

    她的心里也有些好奇,许姐只说这男人是她认识的人,没说具体情况,可是她曾听琼市别的同学说过,传闻许姐离婚后,又找了个年轻男人,却是很快就被抛弃了,现在来的这人难道是新找的?

    她的家庭条件不错,在面对许姐时,一直有着优越感,无意中知晓许姐手中有趣÷阁钱投资,这才喊着一起来海市投资。

    其实,她的心里既鄙视又同情许姐,还有羡慕,找了个瘾君子丈夫,离婚后找个小男人,完全靠着男人才获得一趣÷阁钱,却又被男人无情抛弃,不管怎么说,也是获得金钱了,不象那个瘾君子,就是无底洞往外掏钱。

    看着与许姐从出租车上下来,背起了背包的男人,聂文静蹙了蹙眉,怎么这么年轻,长的平凡,难道这就是那传闻中的小男人?

    想到此,聂文静讶异,又是深蹙娥眉,穿着简单,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人,就算有点钱,又有什么能力啊?

    “介绍一下,我的同学聂文静,他是……乐亮。”乐亮也是对许姐说了真名,她没好怎么介绍,怕他不高兴。

    乐亮伸手,说道:“你好!”

    聂文静与他握了握手,明显地不热情,稍沾即抽走,转对许姐说道:“许丽,你跟我来一下!”

    拉着许姐到一边,聂文静责怪地道:“你怎么找一个这么年轻的男人来解决事情?我可不想再被打了,我看还是……放弃吧!或许以后店铺就能解封呢!”

    许姐说道:“他有能力的,也很能打。”

    “他……”聂文静看了看乐亮,说道:“这不是能不能打的问题,余英众在海省关系深厚,为什么我们报警,警察只是敷衍了事,让我们自行解决,就是因为他认得警察内部的人,还认识一些官员……你别再幼稚了,今天我就不该来的。”

    许姐看了看平静的乐亮,说道:“你认为龙腾真的能解封吗?小乐已经查出来了,余英众的资产外流,很可能要跑路了啊!”

    “啊?真的……他怎么查出来的?”聂文静大惊失色,要是余英众跑路,这店铺就太难说了,还不知要多少年才能到手。

    “我不跟你说了吗!他有能力……怎么查出来的,他没有告诉我。”

    “你们之间是不是有特殊关系啊?”

    见聂文静疑惑又有些不屑的目光,许姐对这老同学很清楚,这位一向是如此,上学时就因为自己家境不好,对自己有些看不起。这次来海市买房,也是想证明自己有钱了,没有攀比之心,隐隐有不想让她再看不起的意思,只是自己的事终究会为人所知,传到她的耳里,那些老同学也都有长舌妇的毛病。

    “是,他是我离婚后找的男人,我的钱也是他给的。”许姐淡声说道。

    “就是他啊!许丽,我听说他……离开了你,怎么又回来了啊?”聂文静证明心中所想,有些惊讶。

    “他是好人,只要我有事,他就会来帮我……他也没明确说从此离开我,只是我们的年龄在这里,他不会娶我的,我也是想以后只有他一个男人,不再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