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都市巅峰高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都市巅峰高手: 第1537章 你就是我的白月光

    噗!!百悦然一口紫菜汤,喷在秦墨脸上。

    “抱歉!抱歉!”

    她急忙抽出桌上的几张抽纸来,递给了秦墨。

    秦墨无语的看了她一眼,擦了擦脸上的水渍。

    相反,晨婉反倒淡定许多。

    她放下筷子,关切的问秦墨,“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嗯……”秦墨点点头,“是出事了。”

    “嗯,那你去吧!”

    晨婉道,“我这几天能照顾好平平。”

    晨婉向来是个通情达理的女孩儿。

    尤其,在关于秦墨的事上,更是对他出奇的信任。

    以秦墨的地位,他若是想胡来什么的,无数女孩儿排着队让他睡,他估计到死那天,都睡不完。

    他一直都是个坦坦荡荡的人。

    晨婉对此也格外的放心。

    肯定是有什么事,才会这样。

    百悦然看了看晨婉,又看了看秦墨,她尴尬的挠挠头,不知该说什么好。

    但听到秦墨会和她生活一段时间后,她内心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小激动的,只是这份小激动,她不敢流露出来。

    曾经的喜欢,还能做到光明正大。

    如今的喜欢,就只能自己藏在心里了。

    吃完饭后,秦墨帮晨婉收拾了下碗筷,就跟着百悦然离开了。

    走在碎岩市的街道上。

    百悦然调皮的挑了挑眉头,“咱可以背着晨婉,偷偷做些羞羞的事。”

    秦墨一记暴栗敲在她脑门上,“少说那些不正经的。”

    顿了顿,秦墨又忍不住问道,“这两年,你的病怎么样?”

    “你说那个啊!”

    百悦然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膀,“挺好的呀!该吃吃,该喝喝!”

    “之前洛奶奶还给过我几瓶丹药,我这两年,晕倒的次数挺少的。”

    说着,百悦然又凑到秦墨身边,仰着头俏皮的眨眨眼,“你该不会又想帮我看病吧!像以前那样!”

    秦墨轻轻叹了口气,将百悦然凑来的这张绝美面容轻轻推开,“我没心情和你开玩笑。”

    或许是感觉到了秦墨的心事,百悦然也变得安静下来。

    她乖巧的跟在秦墨身旁,两人在一排排路灯下,慢慢行走着,路上已没多少行人了。

    百悦然在碎岩市住着一个独立的大房子,就和秦墨他们家差不多。

    像他们这种,曾经在建立五座地下城,做出巨大贡献的人,都住着不错的地方。

    特权自然是要存在的。

    不然,付出那么多又为了什么呢?

    空荡荡的大房子,只有百悦然一个人居住。

    他父母都在别的城市,只留下百悦然在这里。

    一开门,一只小猫喵喵的冲秦墨叫着。

    一座房子,一个人,一只猫,很简单。

    秦墨蹲下来,摸了摸猫,又站起来环视了一番,“你也该结婚了。”

    百悦然换上拖鞋,给秦墨倒了一杯果汁,笑着递给他,“你说的倒轻巧,那你帮我找一个呗?”

    “想要什么样的?”

    秦墨问。

    “像你一样的。”

    百悦然抱着抱枕,坐在他身旁,半开玩笑的说。

    秦墨无奈的笑了笑,“如我这般优秀的男人,可不好找。”

    百悦然冲他翻了个白眼。

    “话说,你为什么来我家住?”

    秦墨放下手中的杯子,“别问了,你早些休息吧!我睡客房。”

    “无趣。”

    百悦然将抱枕扔在沙发上,起身从橱柜上拿来一瓶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大晚上的,喝什么酒啊!”

    秦墨皱眉。

    百悦然笑了笑,“习惯了,每天晚上喝一杯,不然睡不着。”

    看到她那娴熟的喝酒模样,秦墨多少有些心疼。

    不知何时,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子了。

    如今的她,扛着五座地下城的医疗体系,全部的药品,都是由她负责。

    那个曾经温室里的刁难花朵,如今肩上也有了自己的重担。

    她的笑容,也多了不曾有过的沧桑。

    她那故作轻松的模样,令人甚是疼惜。

    “你要不要喝一杯?”

    百悦然晃了晃红酒,期待的看着秦墨。

    无数个孤独的夜晚,自己喝下这杯中的红酒,沉沉的睡去。

    如今来了一位老朋友,自然是希望能一起喝上一杯的。

    秦墨犹豫了下,点点头。

    两人喝着红酒,望着外面熄灭的路灯。

    碎岩市的路灯一旦熄灭,整个城市便陷入完全的漆黑中,毕竟这是处于地下,这种漆黑,甚至令人觉得有些恐惧。

    百悦然忍不住和秦墨聊起曾经的时光来。

    那段龙市,大家都无忧无虑快乐的日子。

    那时,百悦然还称秦墨是师父,因为他武功很厉害,她还记得秦墨带她在葬骨山飙车,还有泰行安的儿子,打赌输了,在葬骨山学了一晚上狒狒叫……聊起这些难忘的回忆,百悦然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看着她那纯真的笑容又回来了,秦墨也忍不住跟着笑了。

    那段龙市的时光,的确让人回味。

    渐渐地,从刚开始说好的一人一杯,聊着聊着,一瓶红酒喝了下去。

    就像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开始大家都说着不喝不喝,结果到最后,都是酩酊大醉。

    秦墨倒还好,身为修仙者,千杯不倒。

    百悦然却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喝完红酒的脸庞,霎时红润,那绝美的鹅蛋容颜,加上那粉红的酒精催化,美的不可方物,就连秦墨也忍不住看呆了。

    他将百悦然抱回了她的屋子。

    为她盖上了被子,同时在床头上,为她倒了一杯温水。

    就在秦墨轻声轻脚的要离开时。

    他的衣袖突然被抓住了。

    漆黑的房间里,百悦然似是在喃喃自语,说着醉话,又好似借着醉话,说出那憋在心中话来。

    “你结婚时,我还在幻想着……你和她能离婚,我就等啊等,期盼那一天能到来……”“结果等着等着,你们孩子都有了……”“秦墨,我是不是很傻啊!”

    “喜欢了你五六年,为什么就走不出去啊!”

    “我现在还可以说吗?”

    “说我还喜欢你。”

    “秦墨,你就是我的白月光……”秦墨僵滞在原地,轻轻松开她的手,小心翼翼的帮她塞回被子里。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轻声轻脚离开,关上了屋门。

    房间里,终于彻底漆黑了。

    那两行眼泪……也终于忍不住的,从脸庞上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