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人在农村即将白日飞升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人在农村即将白日飞升: 第108章 炼体流内劲高手!(今日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苏域笑着对马大师说道。

    马大师一听,脸色顿时变了。

    什么?

    改规则?

    不打人了?

    改成打墙?

    那怎么行啊!

    马大师对自己几斤几两还不知道吗?

    如果是打自己人,马大师有百分之五百的信心能赢。

    但以拳打墙,马大师表示自己赢个屁!

    马大师一把年纪了,骨头又脆,万一到时候打出个好歹怎么办?

    这跟拿鸡蛋碰石头有什么区别?

    马大师当即就摇头:“这不好这不好!这墙也是辛辛苦苦建出来的,要是打坏了怎么办?现在维修费也挺贵的!”

    苏域:“这没问题啊!那就不打墙了,我家这个石磨是青石的,以前用来磨东西,但现在早就荒废掉了,那就改成打石磨,反正也没什么区别。”

    马大师的经纪人姜超开口说道:“不妥不妥,我们马大师这个人平时最爱护东西了,也不喜欢破坏东西,我们还是打人吧,就比谁一掌下去内力震倒的人多!”

    苏域摇摇头:“那要是我不小心打死几个人呢?这趣÷阁账又怎么算?”

    姜超:“放心,不会的,我们马大师的这些徒弟一个个身强体壮,而且还有我们马家混元形意太极拳内力护体,你尽管打,打死了算我的!”

    姜超拍胸脯担保。

    苏域:“哦?是吗?”

    苏域说着,当着姜超的面,顺手拿起桌子上的一个陶瓷茶杯。

    然后,苏域笑了笑,用手一捏。

    “咔嚓!咔嚓!”

    陶瓷破碎摩擦的声音。

    姜超马大师他们都看傻了。

    搞什么东西?

    接下来,只见苏域一张开手。

    半分钟前还是一个完整的陶瓷茶杯,现在被苏域捏了几下,竟然直接被捏成了陶瓷粉末。

    这些粉末被苏域吹了一口气,全部吹的干干净净。

    马大师看傻了!

    姜超嘴巴张大。

    张茵吞了一口口水。

    吴秀秀一个屁股没坐稳,差点没从凳子上翻下去。

    “我嘞个去!这也太强了!这是硬气功吧!”

    “好大的手劲!我当年要是有这手劲,十里八村的初中生都得听我的!”

    “太牛了!那可是陶瓷茶杯啊!要捏到这种程度,不仅要手劲,苏爷的皮肤也要达到一种极端恐怖的强度,这还是人吗?”

    “他妈的!这片段我只在电影电视剧里看到过,没想到现实当中也看到了,太扯了!”

    “啊!这就是铁砂掌吗?”

    【君莫笑】送出一架星河战舰!

    【君莫笑】:“666666!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直播!”

    立水县酒店房间。

    雪姐的嘴巴张了张,即便是到了她这个境界,看到苏域只手捏碎一个空茶杯,她也有点瞠目结舌。

    这太恐怖了!

    这得是有多大的力气啊?

    如果这是真的!

    那这个家伙就太强了。

    九组当中,有一个代号青狼的。

    家传古武少林铜人功。

    乃是外功方面的顶级高手。

    一身功力已是外劲大成!

    四十多年的功力,皮肤足以抵挡普通手枪子弹。

    但如果说让他单纯用手把一个茶杯捏成这样,只怕也做不到。

    这已经不单纯是捏出来的了。

    因为九组的这些人都是行家里手。

    以人力用手捏最多只能把茶杯捏成碎片。

    但捏成像苏域手上那样的粉末,那根本不可能!

    这恐怕是用内力震成粉末的。

    神秘男子盯着屏幕,脸色严峻迟迟没有说话。

    已经修炼出内劲了吗?

    是个高手啊!

    本来,这个神秘男子认为苏域顶多是个外劲高手。

    撑死了外劲巅峰。

    但没想到,苏域直接展示了一手内劲震杯。

    神秘男子一眼就看出来,此人实力绝对在外劲之上。

    神秘男子在本子上写下一段话。

    “江省杭远市立水县仙台村!苏域!疑似炼体流内劲高手!危险系数:高!”

    ……

    苏域家院子里。

    这群人还在陷入一片死寂当中。

    尤其是马大师,仿佛被人掐住命运的后颈脖。

    他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至于马大师的那些徒弟。

    其实说是徒弟,不如说是临时找的群众演员。

    这些群众演员如果是陪着马大师演戏也就算了。

    毕竟是拿了工钱的,当然要敬业一点配老板演下去。

    但对面这个家伙,一只手捏碎一个陶瓷茶杯。

    还是捏成粉末的那种。

    这要是一拳打上来。

    这谁顶得住?

    谁站在第一个,这不得当场先死一个?

    他们只是来赚钱的,不是来玩命的!

    就马大师那一天三百块的出场费,谁愿意给他卖命?

    这些徒弟们顿时往后退了好几步。

    现在就算是马大师叫他们出来他们也不肯出来了。

    别说三百一天的出场费了,你就是给三万也没人敢去啊!

    苏域:“如何?马大师?不过当然了,我苏域也不是那种喜欢强人所难的人,如果你们坚持要对着人打的话也可以,先签个生死免责书就可以了,谁来接我一拳?”

    苏域缓缓问道。

    一边说,他还扬了扬自己沙包一样大的拳头。

    马大师回头看一眼他这群徒弟。

    徒儿们!

    你们谁愿意来接这一拳?

    马大师的徒弟们一个个脑袋都快低到地上了。

    我反正不去!

    谁爱去谁去!

    看什么死老头,就你那三百块一天的群众演员费,该不会想让我把命掏给你吧?

    没人敢上,这就很尴尬。

    马大师把目光投向姜超。

    事到如今,只能牺牲一下你了!

    经纪人!

    姜超打了个寒蝉。

    他也不敢去啊!

    这个苏域的拳头那么猛,陶瓷做的茶杯都遭不住!谁还敢用身体挨一拳?

    这是自信自己的肉体要比茶杯的硬度高啊!

    但凡是个拿过杯子喝过水的都说不出这话。

    姜超赶紧后退几步。

    他也不肯去。

    苏域:“怎么?马大师,你的队伍呢?说好的人呢?怎么不来了?”

    苏域在这里故意问道。

    马大师无语,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苏域这时候就开口:“既然你的徒弟们不愿意,那还是算了,我看我们还是打磨盘吧,我让你先来!”

    苏域是个尊老爱幼的人。

    这种好事当然要先让着已经69岁的老同志了!

    来吧马大师!

    一拳干碎它!

    在苏域等待的目光下,马大师咳嗽了几声,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了。

    现在的他已经穷途末路,被逼的没办法了。

    没辙了,只能硬上了!

    这石磨都破旧成这样了!

    应该不会太硬吧!

    马大师站在这块青石石磨前,自我安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