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从盗墓开始探险直播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从盗墓开始探险直播: 196 丁泽:我真的好难!

    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

    一个人做一件事,一旦得到了支持,那么,这件事究竟是对是错,其实就基本不重要了……

    并且,有了支持,做这件事之人的胆量,就明显会嗖嗖嗖增大起来。

    非常有趣。

    只见,眼看一众乘客全部看向抱着孩子的妇女,刚才还有些畏手畏脚,说话断断续续的商人,立时底气十足,脸上的害怕少了很多,说话也不断断续续了,整个人简直容光焕发一般,直接弯腰伸手,一把抓住了妇女的胳膊,像是生怕妇女会跑了一样。

    “就是她!”

    商人激动起来,声音陡然大了很多,“上船之后,这个娃就一直哭。然后这个妇女就说再哭,把娃扔到河里去!”

    商人这么一说…..旁边几个其实刚才就可以说,应当说因为多少还有点人性,加上谁也不愿意当出头鸟的群众,此时就也纷纷开了口,附和着商人的话。

    船老大一听,得了,他眼里的罪魁祸首找到,只见他立即冲妇女连磕了几个头,先礼后兵。

    “大妹子啊,你在船上怎么能说这种话呢?”

    “现在龙王爷当真了,要收了你的娃,你要是不交出来,我们一船的人都得死!”

    “你行行好,死你家娃一个,总好过我们全都死啊!”

    说完,标准的先礼后兵。

    见妇女把小孩抱得更紧了一些,船老大一咬牙,直接扑了过去,动手就抢。

    船老大是常年跑船的汉子,妇女只是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妇人,力气哪里有可能大的过船老大。

    但还是那句话,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只见妇女拼了命,紧紧抱住孩子不肯撒手,一边歇斯底里的嚎叫,一边眼神绝望的求助于四周的乘客。

    只可惜。

    就像上面说的,求生的本能,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同时就又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东西。

    在自己的生命面临威胁之时,妇女的哀嚎,绝望……又如何?

    死秃驴不死贫道。

    我又不认识你,我为什么要冒着自己会死的风险,来帮你做什么呢?

    当然,这些群众的这种选择……谁也没资格,也没能力去说个对错。

    丁泽眼睁睁看着这一幕,无奈摇了摇头,跟着点着了一根香烟。

    他倒是想帮忙,但是……再稍微多等一小会儿吧。

    于是。

    直播间里数量增涨已经超过了六千多万的沙雕观众,眼睁睁看见丁泽一动不动,没有作为……

    一小会儿的懵逼后,炸了!

    “卧槽!主播,你在搞什么?”

    “你真不打算做点什么?那是个孩子啊!”

    “主播……我从你第一场直播一路跟到现在,我还以为你是个不错的人……我特么的就想问你,你到底在干什么?”

    “尼玛的,你说句话啊!”

    “好!很好!算老子瞎了眼,还给你刷了那么多礼物,就当是给你买棺材了吧!”

    “.…..”

    这些沙雕观众,这次可不是在说什么沙雕话,开什么玩笑了。他们非常认真,他们出离愤怒。

    这时,土豪抽烟喝酒烫头出了声,“大家先耐心等一下吧,我也是一路从第一次直播看到这里的,主播不是那种人,也许他有别的想法。”

    天下第一美:“我也相信主播不是这样的人,先等一等……如果他真的什么也不做,我跟你们保证,我会揪出他的真实身份。”

    隔壁老王跟着出声,再次正经起来,“大家不要急,先等一等。”

    ---------------------

    于直播间里一众沙雕观众愤怒无比的同时,甲板上,神父和原剧情里描写的一样,手里拿着一本黑色封皮的《圣经》,开口阻止船老大。

    “船长,以上帝的名义,你不可以这么做!”

    船老大扭头看向神父,因为时代背景的关系,倒是没有立即动手什么的,而是面带不悦的狠狠一瞪,随即吼着自己坚信的理论!

    “不关你的事,拿这娃的命,换我们一船人的命!就是上帝来了,也知道这是对的!”

    神父:“o((⊙﹏⊙))o?????不不不,上帝绝对不会……”

    神父还要再说,突然,五个大鼻子老俄里面,一个红鼻子矮胖的家伙把他强行拉开,“托马斯神父,这不关我们的事,而且只是一个下等的东方小孩而已,用他一条命,换我们一船人的命,非常值得!”

    托马斯神父:“!!!!!!我的天啊,安德烈先生…..”

    神父不敢相信。

    丁泽叼着香烟,听到这里,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他其实也很为难……

    他刚才其实看了一眼直播间,看到了沙雕观众们的愤怒……虽然说实话,不用看他都知道会是这样。

    所以,为难的地方来了。

    他知道小孩最终不会真被喂了鱼,鹧鸪哨会把小孩救下……但小孩就的确会被船老大扔出船外…….

    那么,想也知道,沙雕观众们并不知道小孩最终会没事,一旦双眼瞪大看见小孩被扔出……

    在小孩被扔出之前,他什么都没做……后面即使将小孩救回来,对于直播间里的六千多万沙雕观众来说……

    只怕也代表不了太多东西。

    意味着,他必须最迟在船老大从妇女怀里抢到小孩的时候,就采取行动……

    可是,这么做,鹧鸪哨就不需要出手救人,鹧鸪哨不出手救人,五个大鼻子老俄就不需要掏枪指着鹧鸪哨,进而鹧鸪哨就不会干掉五个大鼻子老俄,将五人丢下去喂大鱼……

    水里那玩意虽然不是龙王爷,但就确确实实需要有东西喂,才会消停下来……那玩意要是不消停,按照这架势,这艘渡船极有可能真会翻。

    这可是黄河,一旦翻船,基本上全都得完蛋。

    丁泽思绪疾动。

    这些东西他已经不止想过了一遍,只可惜一直想不出来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法,感觉不管怎么做,对他来说,结果都不会多好。

    只有一种情况下,结果才会接近完美。

    什么情况?

    那就是他抢先一步救下小孩之后,五个大鼻子老俄立即掏枪指着他……五个大鼻子老俄必须要掏枪。

    不然怎么着?他总不能在救下孩子之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上去就把五个大鼻子老俄全部弄死吧…….那不变成滥杀了吗?

    “哎,真难。”

    丁泽无声叹了一口气,心里知道应该怎么做,只是觉得难而已,可事已至此,又能怎么办呢?

    “先做了再说吧。”

    无声说了一句,丁泽立即抽刀,向前两大步,站到了刚刚一脚踹倒妇女,成功抢到小孩,正要将小孩抛出的船老大面前。

    “放人,否则你先死。”

    丁泽开口,语气冰冷的都有些出乎他自己预料。

    此时此刻,这一句是说出口的。

    丁泽还有一句话没能说出口,乃是‘大鼻子老俄们,千万别沉住气,千万要拿枪指我啊,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