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这个门派要逆天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这个门派要逆天啊: 第三十六章 被三拳打死了?

    “轰隆隆!”

    前有繁缕全力以赴催动的荡魂天瞳,后有螟烛催动祖圣真身演化出的大手,而陆行舟位于二者之间。

    无路可逃!

    诚然,陆行舟在未来景象中看到了螟烛和繁缕围杀自己的景象,但从玩家气运里看到的气运倒计时,还有周围环境位置的差异,再加上此前数次的经验,都让他以为自己还有一段缓冲的时间。

    但事实却狠狠打了他一巴掌。

    不是未来景象中的地点,倒计时也远没有归零,但自己却已然被围攻,再过不到一息就会化作齑粉!

    但值此危难之际,

    陆行舟的思绪反而愈发平静,整个人都陷入了某种空冥状态之中,瞬息万变的思绪让其眼中的世界更是近乎停顿,一种又一种应对方法依次跳出的同时,陆行舟甚至还有余裕走神去思考其他。

    “人心轮?不行,这个时候这神通没用。”

    “解厄光....行不通,照寒烟....扛不住,元命炁....也不行,天意轮和封神榜也不够,替死之法之前用过了还没恢复。”

    “话说回来,

    玩家身上的倒计时和我在大周气运里看到的不同,莫非玩家背后的大能对我并非善意?还是说只是单纯的意外?两者指得并不是一个东西?无论如何,此后绝不能再对看到的东西太过相信了.....”

    陆行舟既是思考对策,也是反思自己。

    且直到这时,

    他才发现自己似乎是太依赖自己的“外挂”了,尤其是在生死问题上,自己太过相信和看重它们了。

    当然,此并非是说不可以看重。

    而是说,

    应该以“我”为主。

    哪怕未来的景象出现在自己面前那又如何?哪怕必死的未来提前了又如何?我辈修道人,死犹无惧,何惧外敌?不拼一拼,谁又知道结果如何?万事以我为主,坚定本我,才能在死中求活。

    “我是惧怕死亡的人么?”

    “我是那种知道必死,就放弃的人么?”

    “我是会屈服的人么?”

    “我是.....

    停滞的世界渐渐活动了起来,就算思绪转得再快,时间还是在往前走,危机依旧在逼近,陆行舟仿佛听到了黑白无常的索命笑声,不知何时,他已经解除了消除杂念的秘法,双眼重新回归常人。

    然而-----

    那双不再无情的双眼,却涌现出了难以言喻的炽热,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点燃了陆行舟的一切。

    “我是修道人!”

    “修道人,为求道而死。”

    “善!”

    这一瞬间,陆行舟非但没有后退,反而脚下一踏,居然将唯一可作为护持的浮云山硬生生挪移了出去!

    “老陆?!”游仙客脸上的表情还残留着惊愕,就被陆行舟连着浮云山一起送了出去。

    “....殃及同道非我所愿。”

    青空之上,只剩陆行舟一人踏虚而立。

    无论繁缕和螟烛究竟是早有预谋,还是一方临时起意,但不可否认,双方同时出手后构建出的杀局,确实是十死无生,荡魂天瞳动摇魂魄,让人神意昏沉,而螟烛的祖圣真身威力又霸道绝伦。

    此局最是简单,

    却也最是无解。

    但在此之前,陆行舟通过观测大周气运道标,在未来景象里已经体验过了一次两人联手构建的杀局,而那时他虽然身亡,却也发现了一个极其意外的情况:繁缕的荡魂天瞳,或许能助他斩魄!

    在未来景象中,

    陆行舟在身死之前,清楚地感受到了自己顶上之神的第五魄有了动摇的趋势,只是没能彻底跌落。

    这便是生机!

    “我若能抓住机会,在荡魂天瞳动摇我魂魄的同时,行斩魄之法,借用外力,至少有四成可能成功!”

    这个成功率并不高。

    须知,陆行舟修行至今,无论是突破人仙,还是在封印中突破,都是做足了准备,有十足信心才去做的,唯独这次,乃是在死劫的压力下才被迫如此行险,于千分之一刹那去寻那四成的契机。

    当然他若想,也并非没有折衷之道。

    消耗神意继续加快思绪,然后再来几次观测气运,争取在现实中尝试之前,先在未来幻境中尝试几次.....

    “不行!”

    -----如此思绪浮现的刹那,就被陆行舟果断斩灭了。

    毕竟若真如此行事,

    岂不等于自认生出了怯懦之心?或许那样理论上成功率会更高,但终究是没了那股向死而生的斗志,

    而似这般行险之事,若无破釜沉舟之心。

    如何能成?

    顾身惜命并非不对,但一味顾身惜命,就是舍本逐末,成了守尸鬼。若是大道在前,又岂能不进反退?此刻便是如此,就算死劫毫无征兆地出现,就算背后甚至可能有大能算计,但那又如何?

    死劫在前,大道也在前!

    念及此处,陆行舟当即不再犹豫,直接放开了神意,原本近乎停滞的世界在这一刻终于恢复了正常。

    “就这般!”

    “来!”

    荡魂天瞳的光芒先发而至,螟烛的铁拳紧随其后,只见那瞳孔如镜,只对着陆行舟的的身子当空一照,陆行舟身上的气息便迅速跌落至了原先的数分之一,而螟烛的铁拳则在这时候轰然砸落!

    “轰!”

    一拳并三拳,螟烛大手捏拳印,挥动间竟是在路途留下了两道真实不虚的拳影,而随着第一拳的落下,其后两道拳影也是接踵而至,两道拳影和其铁拳本身相合,却是又打出了两声如雷轰鸣。

    “轰!”

    “轰!”

    自上而下,陆行舟的身影就像是自天空坠落的流星,以冲破音障的速度直接被螟烛从高空砸进了东海,

    霎时间,

    整个东海海面都发出了剧烈的破裂声,海面中心先是出现了一个玄洞,接着就见四周海水疯狂地倒灌其中,却又轰然爆发,玄洞扩大之际,也掀起了通天的海啸巨浪,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被卷入玩家们的战舰登时就被海水搅碎。

    浓郁的血腥味充斥在了天地之间,非但如此,更有刺目的鲜红从陆行舟刚砸出的玄洞内向外不断蔓延。

    “.....死了?!不可能.....!”

    东海之上,陈易生神色苍白地看着远处的玄洞,鼻子抽动间,更是闻到了血腥味,眼神中满是不敢置信,几乎下意识地看向了身旁的安月瑶,却见安月瑶凤眸含煞,既没有惊愕,也没有怀疑。

    只是死死地盯着玄洞方向。

    而陈易生不知为何,竟是觉得此刻的安月瑶有种莫名的虚幻感,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消失,离开此地一般。

    但就在这时,

    此前被刚刚陆行舟坠海的异象搞得狼狈不堪的玩家们,也出现了不小的喧嚣,因为不少玩家都发现,原本始终挂在他们视线的右上角,提醒他们主线任务还没有完成的【陆行舟死亡倒计时】.....

    .....归零了。

    确切地说,它是先变得模糊了,背后的数字从数十小时,变成数分钟,变成数秒钟,又飞快地变化成零。就这样近乎系统故障般地变化了数次,最后才停留在了零上,而在那之后又过了片刻,

    【..........】

    它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