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低调为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低调为王: 第166章 大势已去,降了吧!

    “还有谁?想要跟着姜新一起开城投敌的?”

    站在北城门之前的张林,很有些志得意满,这一道声音也是充斥着一抹杀意,让得所有人都不敢应声,生怕被当成姜新的同党。

    “很好!”

    见得没有人说话,张林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转到了姜新的身上,那脸上的杀意,已经是浓郁得没有丝毫掩饰。

    对于这样的叛徒,张林是不可能手下留情的,他甚至还有些感激姜新的出现,那样他就能杀鸡给猴看了。

    先前无数讨逆檄文从天空落下之时,张林根本没有办法阻止,他知道檄文上的内容,会给林城军民造成何种的冲击。

    偏偏在这个时候,姜新第一个跳出来质疑,这倒是给了张林一个机会。

    无论张林刚才所说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的,那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用姜新的死,震慑林城所有人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是跟着他一起死守林城。

    “姜新,你死之后,尸体会被悬挂在东门三日三夜,让所有人都知道,背叛林城的下场!”

    张林的冷笑声蕴含着一抹阴森,让得所有人都是机灵灵打了个寒战。

    这个时候自然是没有人站出来替姜新说话,那很可能让自己落得和姜新一样的下场。

    所有人都相信姜新没救了,一尊初入五境的强者,对付一个四境初入的武师,还需要用第二招吗?

    更何况姜新刚才在张丁的那一掌之下,已然受了一些内伤。

    嗤!

    然而就在此时,就在张林脸带狞笑,要将姜新一掌劈杀之时,变故陡生,一道强劲的破风之声,突然在他身后响将起来。

    “不好!”

    张林脑海之中电光石火闪过一丝信息,他的脸色不由变得极为难看。

    可此时的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回头,因为他已经意识到发生什么事了。

    “是银狐,还是判官?”

    此刻在张林的心头,刚刚生出这抹疑惑,他就发现自己的脑袋,已经毫无征兆地飞将起来,看到自己的身体,离自己的视线越来越远。

    “是银狐!”

    与此同时,脑袋飞将起来的张林,一时之间并未失去意识。

    他能清楚地看到,自己身体的身后,正站着一个全身都包裹在黑袍之中的身影。

    黑衣人脸上覆盖的那副银狐面具,对于张林的视觉自然是颇为陌生,但他无疑是听说过好几次银狐杀手的事迹。

    只是张林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会如此莫名其妙地死在杀手银狐的手中。

    无数的雄心壮士,都随着他视线陷入黑暗,彻底烟消云散了。

    “这……”

    如此突如其来的变故,将所有林城北门的将士们都惊呆了。

    他们一时之间只觉喘气都有些困难,这样的变故,实在是让他们始料未及。

    “银狐……”

    直到片刻之后,当他们渐渐回过神来,看到那正在缓缓收回手中短刃的黑衣身影时,终于是认出了那极具代表性的银狐面具。

    渡边城的两大杀手银狐和判官,如果说之前还不是很出名的话,那现在他们两位的大名,恐怕在整个玄阳国都是无人不知。

    就算是林城在张林有意封锁消息的情况下,那篇讨逆檄文之中,也没有抹杀判官和银狐的功劳。

    毕竟渡边城那场围城大战,银狐和判官功不可没,若不是这两大杀手,恐怕渡边城也不会取得如此逆天的大胜。

    可林城这些将士们,全然没有想过,银狐杀手竟然会突兀出现在城内,而且一招之间,就削掉了将军张林的脑袋。

    这才是真正的斩首行动啊!

    配合着刚才那漫天飘散的讨逆檄文,渡边城的人心已经有所改变,再加上张林一朝身死,整个林城已是变成一盘散沙。

    林城最强的掌控者就是张林,其虽然有很多的心腹,可就算是身为其侄子的张丁,也不敢说能够接下林城的掌控权。

    再加上林城之中,还有很多像姜新这样的血性之辈,没有了张林这个五境强者的震慑,他们又岂会顾忌什么张丁之流?

    “唉,初入五境的家伙,真没意思!”

    在林城北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际,那银狐面具之下,却是传出这样一道叹息之声,让得他们再次面面相觑。

    什么时候五境武师境界的强者,也能用“真没意思”这样的词汇来形容了?

    不过一想到银狐杀手的手段,众人也就释然了。

    在他们眼中高不可攀的五境武师,或许在这位银狐杀手的眼中,确实是不堪一击呢?

    “真是奇怪,我干嘛对他的事如此上心?”

    这一句话就没有人能听到了,林城众将士更不会看到银狐面具之下的那一抹古怪,看来银狐会出现在这林城,恐怕又是某人的计划。

    “陆二公子,记住又欠本小姐一个人情!”

    当心头这句话一闪而过之时,银狐的身影已经是消失在了北门,让得整个林城北门范围变得一片安静,半晌没有动静。

    银狐对这些三四境的家伙可不感兴趣,她的目标只有初入五境的张林,刺杀目标已然身死,她自然是不会再管这些小事。

    “众将士听令,打开城门,迎镇东王入城!”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赫然是离城门最近的姜新,而听得他口中的高喝之声,另外一边的张丁不由脸色大变。

    “无耻逆贼,你敢!”

    张丁自己就是初入四境的武师,这一刻同样大喝出声,一时之间,北门之内便是爆发了一场大混战。

    如果张林还活着的话,以他五境武师的修为,姜新自然是翻不起什么浪花,更没有人敢跟着他造反。

    可是现在,最强者张林已死,剩下的都是些四境的千夫长之流,一时之间并没有谁能力压群雄掌控局势。

    因此之前不敢怒不敢言的那些将士们,都是瞬间倒戈,跟着姜新一起,想要打开北门,放镇东王大军入城。

    或许他们并非是要维护玄阳陆氏的大义,只是想为自己谋一个好的前途,张林已死,林城离破城之日恐怕不会太远。

    到时候镇东王破城而入,他们这些第一批倒戈的城内将士,必然会得到重用,这或许才是他们此刻选择开城的真正原因。

    士气这东西,有些时候是极为微妙的,张林在的时候,林城没有谁敢反叛,就算是有,也会很快被镇压下去。

    可是现在,无论张丁如何大声呼喝,想要为自己谋一条出路的人也是越来越多,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的威信和实力都太过不足。

    北门这边的混战爆发而起,紧接接着整个林城都爆发了内战,战火蔓延到了西南东三门,竟然是想要打开城门的这一方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将军张林的死,这个时候已经传遍了整个林城,这对于张林嫡系的打击是无与伦比的,甚至可以称之为毁灭性的打击。

    咔咔咔!

    林城东门传来一道道怪异的声音,让得一些在城门边死守的张林嫡系,脸色都是变得极度阴沉,因为他们知道大势已去。

    那怪异之声,正是东城门被打开而传出,而此刻城外的镇东王大军,早已经蓄势待发,似乎早就知道张林活不过今日一般。

    “攻城!”

    坐镇中军的镇东王拔出腰间王剑,然后剑指林城,听得他口中的军令,四万大军瞬间便如同潮水一般,朝着林城东门涌去。

    这些低阶的将领们,早就做好了用性命堆积出一条攻城道路来的准备。

    可是当他们冲到林城东门一看时,却见得这座坚城的东城门,竟然已经被打开了一半。

    这不由让王府大军又惊又喜,在万夫长千夫长这些将领们的命令之下,不费吹灰之力,便拿下了林城东城门的控制权,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不死一人,就能攻下名震东域的林城,这在先前的时候,所有渡边城而来的将士们,都是从来没有想过的。

    林城易守难攻的名头可不是空穴来风,再加上他们也知道林城有两万守城之兵,单凭四万人想要攻破林城,恐怕所有人死光,都未必能成功。

    “缴械不杀!”

    早就得到镇东王严令的万夫长吴江一马当先,砍掉了一个挡在自己马前的敌军脑袋,然后大喝出声。

    四境武师的气势,在这一刻全面爆发。

    “大势已去,降了吧!”

    听得吴江这气势惊人的高喝声,就算是正在负隅顽抗的张林嫡系,也意识到没有什么坚持的必要了,颓然地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在这种大势之下,坚持是没有意义的,王府大军士气如虹,而林城却是一盘散沙,这样的仗还怎么打?

    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张林死得太过突然。

    林城群龙无守,又被直接打开了东城门无险可据,这座险城落入镇东王府的掌控,已经没有什么意外了。

    或许那位叫做张丁的副将还有些不死心,但这样的小风小浪,根本不会对大局有什么影响。

    镇东王府起兵之后的第一座坚城,几乎算是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