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颤抖吧昏君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颤抖吧昏君: 第三百一十八章真好

    得加钱!

    “皇后娘家果真是落魄了,哪有一点后族的贵气矜持?她娘家的嫂子一脸市侩,斤斤计较,恨不得从眼前飞过的蚊子腿上刮下油水来!”

    一想到皇后娘家嫂子,顾娴没有来得反胃,愤恨不平说道:

    “我就没见过比她们还极品的人,他们家祖上算是书香门第,祠堂的灵位有七层那么高,后代没有一点的风骨,丢足祖宗的脸面。”

    武王拍了拍顾娴胳膊,“别同一群不值得人生气,若是皇后娘家有本事,她家的女儿做不了太子妃,做不了皇后!”

    顾娴长出一口气,勉强向武王挤出了个笑容,“横竖我是不想再去面对极品了,同他们说几句话,我都得短寿半年,一般的银子好处,我真不爱计较,只图个耳根子清净,可极品的脑回路不正常,一群神经病。”

    武王想到一个能帮上忙的人——齐柔。

    以前皇后很喜欢齐柔的,而且齐柔轻而易举能得到一些人的信任喜爱,尤其是夫人同老夫人们往往都是不由自主的疼爱齐柔。

    诡异得是他们疼爱齐柔往往会越过自己的亲生孙儿去。

    武王挺奇怪,也挺心惊肉跳的,若是得益处的人是武王,他倒是不介意齐柔这诡异的特质。

    “皇后嫂子倒是想得开,这么多年没生下皇子,就没想过继。”武王淡淡叹了口气,面容平静,“就冲这条,父皇给皇兄选她做妻子,不算亏待了皇兄。”

    “皇后就是个蠢的,皇上后宫妃嫔不算多,也有十几二十个,皇子公主不停的生,明显是个风流薄幸的男人,皇后一直不曾放下过皇上。”

    顾娴鄙夷道:“我是一日都忍不了。”顺势,顾娴卡住武王的脖子,娇笑威胁:“倘若舅舅有了小妾,同别人生下儿女,我一定……让舅舅不得好死,打断舅舅的……第三条腿。”

    顾娴咯咯笑了起来,武王舅舅对自己千依百顺,两辈子的深情加持,武王怎么可能被外面的妖艳贱货吸引了去?

    论相貌,论出身,论才学,论……论对武王的帮助,谁能同顾娴比?

    就算是温暖也不过是凭着一把子蛮力罢了。

    顾娴可是去后世进修过的,温暖懂高科技吗?经历过知识大爆炸?知道什么是互联网?

    温暖怕是连一盏寻常的电灯都当作神技吧。

    以前,顾娴不太敢将后世的东西拿出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她担心自己保不住利益,被隆承帝灭口。

    同武王定亲后,顾娴找到了大靠山,武王定能护她周全。

    因此,她敢在京城办报纸,敢明褒暗贬魏王,敢写一些新鲜的观点,敢于拿出火枪大炮,她还能改进农具,弄来高产种子,有武王的支持,她敢做任何事。

    这一世她会是一代贤后!

    不,超越史书上任何一位贤后。

    天有高,人有多大胆,是时候让世人明白,贤后并不是女戒上所说的,为丈夫纳妾,不吃醋,仔细教养庶子庶女。

    武王后背一阵凉意,将调皮的顾娴按进自己胸口,不让顾娴看出他的那份慌张。

    上辈子,顾娴没这么偏激的,不许李湛纳妾。

    顾娴为妃嫔同李湛闹过,吵过,指责李湛没良心,当了皇帝就不念旧情,不念平郡王府的辅佐,她从未想过要李湛的性命,甚至让李湛做太监。

    武王一点不觉得顾娴这个疯狂的念头有何好笑的。

    同样是纳妾纳侧妃,他同上辈子的李湛差距太大了,这不大公平啊。

    ……………………

    临近京城,安阳长公主略显几分紧张,吃饭都不香了,打算得再好,毕竟她离开京城十几年了。

    “我连京城如今流行什么衣服首饰都弄不清楚。”

    安阳长公主频繁更换首饰盒中的首饰,哪一件都不审满意,越是骄傲的人,越是不愿意被人同情。

    她更清楚有多少昔年’好友’准备同情宽慰自己,内心深处看自己的笑话!

    温浪坐在后面喝茶,看了驿站屋子里几乎堆满了打开的箱子,衣服,首饰随意摆放着,安阳长公主身边有五六个年轻少年忙来忙去,帮长公主选衣服同首饰。

    年轻的少年英俊漂亮,有一个甚至可以说漂亮到精致的地步,换上女装能同温暖比美。

    温浪一直乐呵呵的,虽然被少年们偷偷瞄着,他是一点都不觉得尴尬。

    “公主,您多虑了。”温浪淡淡回道:“一向都是您穿戴就是流行的,您就算不在京城,这规矩依旧在,谁也不敢改。”

    安阳长公主将面前的镜子调转了方向,正好照到温浪,将他的神色看得是清清楚楚:

    “还是你会说话,可我不想立刻凭着公主之尊压人,容貌上我又不输人,比我那些旧友未必就差了。”

    “公主想让她们心服口服?”温浪放下茶杯,缓缓起身在盛满衣服的箱子中间走动,挑挑拣拣,选了衣裙,长衫等物,递给少年道:“你们伺候公主换上这套,我觉得很配您。”

    温浪不意外安阳长公主争强好胜,毕竟女人就没有不爱美的,不想着艳压的。

    同安阳长公主一起长大,温浪记得六岁时,安阳长公主就已经很爱美了。

    他为此学了不少女子衣服首饰搭配,在公主询问他时,他总不能一句话都接不上。

    温暖站在门口,伸长脖子听着屋子里动静,按说她才是最了解安阳长公主喜好的人。

    回京的路上,温暖大受打击,温浪能轻易说出公主的喜好,每次一起用膳,温浪夹给公主喜欢的饭菜。

    而她几次凭着上辈子的经验给公主布菜,总会被公主剩下。

    温浪背着公主偷偷说,她给公主的菜都不是公主最喜欢用的,是公主做给外人看才装作很喜欢的菜儿。

    当时,温暖被看客们嘲笑的无地自容。

    她自己都怀疑上辈子是不是同安阳长公主做了一对假母女。

    安阳长公主换上衣裙,温浪又捧了一些亲自挑选的首饰送过去,少年为公主佩戴后,镜子里的安阳长公主艳而不俗,妩媚中带着一丝的矜贵。

    “你的眼光一直很好。”

    “臣除了给您选首饰外,旁人都是嫌弃臣。”

    温浪亲手扶正赞珠凤钗,退后几步看着镜子中的长公主,缓缓在长公主身后跪下,“真好,您回京,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