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你有种就杀了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你有种就杀了我: 最终感言

    当我写完IF线的结局,突然就……怎么说呢……

    非要形容的话,应该是心生恻隐。

    听上去好像是有些奇怪,对自己趣÷阁下的主角心生恻隐。但我知道接下来跟以前都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以前我写再多困境再多磨练,主角最终都会否极泰来,从一万种解决办法里找到Happyending的路线,一切挫折磨练,最终都付笑谈中。

    但这次不一样,乐语会像是折断翅膀的无足鸟,被风吹雨打坠落深渊,最终永世沉沦,再也飞不起来。他会裹满血与泥,痛饮悲与恨,一步步铸成大错,一步步踏进地狱。

    他会彻底地斩断所有羁绊,在我创造的世界里受到无休止的折磨……明明他什么坏事都没做过。

    当我打开新一章,准备我敲出这期待已久的最终卷时,我忽然觉得很难受。

    我反悔了,不仅是对你们反悔,更是对一年前的我反悔。

    正如我开书所说,「死而替生」是我准备了很久的设定,我五年前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就觉得‘我替代杀我的人’这个设定很有意思,能引出很多有意思的剧情。我将这个设定藏了这么久,一方面是不符合市场,另一方面却是觉得自己趣÷阁力不足以驾驭这个设定。

    一年前,我完结了两本书,太监了一本书,无聊时读回自己的废稿(我读自己的废稿都觉得我写的贼有意思),决定就写「死而替生」了,自认为能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在脑海里构思了许多特别劲爆的剧情。

    但事实证明,我其实还是才能不够。

    因为我发现了一点——乐语没理由接受作者病魔的折磨。

    他是个好人,好人就该有好结局,然而我为他构思的未来,却是在诠释命运无常,世道将人变成鬼……但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不应该是这样的悲惨。

    正如乐语在第二卷里所说,世道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思考了一整天,都觉得这不符合我的美学,更不符合我的三观。我之前说我不会喂屎,但这种黑深残真的不是喂屎吗?

    我只是想写有趣的小说,并不是想写《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就算是《活着》,好歹也有福贵前期嗜赌成性的铺垫呢(没有跟余华先生比较的意思,余华先生的作品一直是我越看就越不敢看但又越想看的经典)。

    只能说我没能在前面留足够的伏趣÷阁,因此没有足够的理由让乐语走进地狱。

    其实哪怕是IF线的结局,都隐隐预示着乐语的悲凉。哪怕他们找到神魔之井也没意义,只要「死而替生」一天还存在于乐语身上,那他始终都是孤家寡人。

    所以,我选择用第一卷最后一句话来结束这本书。

    算了。

    辜负大家的期待了。

    虽然IF线略微粗糙,但我还是希望它就是这本书的终点,也是乐语旅途的起点。

    不过,为了让大家知道我发病有多严重,我就写一小段让大家看看,请大家斧正。

    -----听日有病的分界线-----

    雨幕遮天蔽日,大地晦暗无光。

    街上的战士比天空的雨滴还多,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如水银泻地,没有任何空隙可言。

    乐语知道,他接下来将在雨幕下划出一道血线。

    嘶。

    疾刀靴在地上划出刺耳的声音,全身披甲的吕铃音紧紧抓住乐语腰上的锁链,任由乐语的疾刀靴带动她的疾刀靴,宛如比翼鸟在大地上疾驰。

    “侍温,是这家伙吗?”尹冥鸿率军前来,大声问道。

    全身披着赤血战甲的侍温,声音如同破锣般难听:“化了灰我都认得!”

    “妈的,他就是我们最想干掉的人……”

    “全辉耀最令人头疼的家伙!”

    “配合侍温,铳队听我号令,瞄准他!各步兵部队听我号令,按照《武柱对略》,围住他打!”牧晴眉蹲在街角小楼的天花板上,合气战法的声音响彻战场。

    “苦战数年,你终于要穷途末路了!”无脸手持万世权杖,站在大军之前,静静等待乐语的到来:“看来,你还想维护无双战神最后的尊严?”

    “看,是蓝炎。”街道楼房二楼的临时指挥部里,林雪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情不自禁跟青岚说道。

    乐语抬起头,青岚低着头,两人的视线穿过灰灰沉沉的雨幕,在肃杀的战场上相遇。

    阔别十年,这是他们久违的重逢,也是最后的告别。

    人生无常……

    纵使曾经抵死缠绵……

    纵使许下许多山盟海誓……

    “呜……”

    吕铃音抽了抽鼻子,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张开嘴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低着头抓紧那条连接着她和乐语的锁链。

    “真罕见,蓝炎你居然带着累赘上战场。”侍温冷笑道。

    “不,她不是累赘。”

    乐语左手往后抓住吕铃音冰冰的手,平静说道:“她是吕铃音,我明媒正娶的妻子。”

    “我女儿的母亲。”

    “我蓝炎,唯一的妻子。”

    “唯一的妻子!”

    吕铃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水决堤而下,捂住喉咙里的哭声,大颗大颗的泪珠跟雨水一起打在乐语的手上。

    青岚扶着窗沿,身体微微颤抖,咬紧嘴唇一言不发。

    曾经的山盟海誓……永恒的爱侣情深……俱往矣。

    “别哭。”

    青岚忽然抬起头看着天空,风向微微有些变化,雨滴毫不留情地打在她的脸上,沿着鼻梁恍如泪痕流下。

    乐语抓紧吕铃音的手。

    “你别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