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孙猴子是我师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孙猴子是我师弟: 0668 大舅哥的倔强(第四更,求月票求订阅)

    妮莎恼怒的推开金肆:“你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他和你到底什么关系啊。”

    “与你有什么关系。”妮莎冷着脸说道。

    “妮莎,要不让我帮你杀了这个蠢猪。”

    “这件事与他没关系。”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他都必须死。”妮莎的大哥诺玛冷笑的看了看金肆:“不会只是为了满足xing欲吧?我以为他是你的口粮。”

    “我说过,这件事和他没关系!”妮莎再次重申道。

    “呵呵……将东西交出来。”诺玛张开菊花嘴。

    “你先让他离开这里。”

    诺玛突然伸手抓住妮莎的脖子,狰狞外加恶心的嘴脸冲着妮莎吼道:“不要和我谈条件!不要以为你是我妹妹,我就会对你手下留情,父亲钟爱于你,可是他现在已经死了,没有人再能够庇护的了你,我会让你变成和我一样扭曲,呵呵……”

    突然,诺玛的手一空,妮莎再次回到金肆的怀中。

    金肆笑呵呵的看着诺玛,语气也热情了许多:“原来是大舅哥啊,早说啊,长得这么丑,没第一时间认出来,抱歉。”

    嘶——

    诺玛冲着金肆低吼,口器射向金肆。

    金肆随手一挥,口器断了掉在地上。

    “抱歉,大舅哥,请不要将你那张丑脸靠近。”

    大舅哥大怒,伸出双爪挥向金肆。

    金肆再次抬手抓住大舅哥的爪子,一折,再回首掏。

    再一脚将大舅哥踹飞。

    大舅哥砸在墙上,穿墙而出。

    “大舅哥,你看我这胳膊这胸肌,是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觉得能和我掰手腕。”

    金肆原本是想展示一下自己的肱二头肌和人鱼线。

    结果只展现出了鸡腿肌和面包线。

    大舅哥重新站起来,狂吼一声:“杀了他们!!”

    金肆抓起旁边的扫把,去掉扫头。

    穿过一个收割者的脑袋,再穿,再穿,再再穿。

    一根扫把棍穿了四颗收割者的脑袋。

    落地窗我的收割者也破窗而入。

    金肆一脚一个,全都踹下一百多米的高楼。

    “等等……”金肆突然停下动作:“按照你们吸血鬼家族的传统,这些都是大舅哥你的子嗣,那也就是我的侄子是吧?”

    吼——

    大舅哥狂吼一声,扑向金肆。

    金肆将四个侄子砸在大舅哥的身上。

    接着就是对着大舅哥和四个侄子一阵拳打脚踢。

    “叫你大舅哥,你就真飘了是吧,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吗?”

    吼——

    大舅哥被打的大怒,不断冲着金肆咆哮。

    “你杀不死我……你杀不死我!现在是夜晚,你杀不死我……”

    噗嗤——

    “你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我杀不死你?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杀死你这种菊花怪的。”

    金肆在裤裆里掏了掏。

    妮莎眼珠都要掉下来了。

    金肆从裤裤里掏出一把电锯。

    尼玛的,你这裤裆是哆啦A梦的百宝袋吗?

    呜——

    金肆一拉电锯开关。

    大舅哥的脑袋就下来了。

    金肆提着大舅哥的脑袋,放到微波炉里。

    “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妮莎大哥……我是妮莎大哥……血神不会放过你们……”

    “呵呵……不死之身。”

    不过很快金肆就后悔了。

    尼玛的……太恶心了,这微波炉连二手店的都不想要了吧。

    金肆牵着妮莎回到卧室。

    “你也是反抗军吧?”

    “不是。”

    “你不用骗我,普通人可没有勇气这么平静的面对吸血鬼,而且还是我大哥这种扭曲的怪物。”妮莎自顾自的说着:“你也是冲着那个东西来的吗?”

    金肆挠了挠头:“额……不是。”

    “那个东西也只是个传说而已。”妮莎平静的看着金肆。

    “我管是什么东西。”

    金肆对妮莎手中那个不知道什么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

    手脚麻利的扒光妮莎,夜还长呢。

    ……

    中场休息——

    金肆和妮莎坐在天台上仰望星空。

    “你真的不打算从我手中拿到那份地图吗?”

    金肆看了看妮莎:“能卖钱吗?”

    “如果给政府的话,应该能卖很多钱吧。”妮莎此刻依旧带着几分疑虑:“你真的不知道是什么?”

    金肆捏着妮莎的下巴:“对自己有点信心,我就是冲着你的美貌与身体来的,不要把事情想复杂了。”

    “不可能,你这么厉害,除了反抗军之外,我想不出你还有其他的身份。”

    “打打杀杀的多无聊,我是和平主义者。”

    就在这时候,金肆和妮莎听到远处传来的爆炸声。

    远处的一座大楼燃烧起来。

    “那栋大楼是血神所在的圣殿。”妮莎眼中露出一丝惊疑。

    金肆也认出了那栋大楼,原本混血吸血鬼的首领费斯的老巢,大楼地下就是圣所所在。

    妮莎看了眼金肆:“那应该是你们反抗军的行动吧,你不去帮忙吗?”

    “不用了,他们看起来挺顺利的。”金肆不以为然的说道。

    ……

    凯蒂一剑斩杀了一个吸血鬼。

    “快点快点,趁着血魔不在,快点将石板都运送出来。”凯蒂催促道。

    他们此行就是来偷石板的。

    不过石板就在血神的眼皮底下。

    他们要是能从血神的眼皮底下抢石板。

    那他们也没必要拿石板了。

    直接怼血神岂不美滋滋。

    显然,他们办不到,所以只能先引开血神。

    怎么引开血神?

    当然就是日行者布雷德。

    在血神的眼里,布雷德香喷喷。

    反正布雷德现在就是骑着他的那台二手战斧,带着血神全城放风筝。

    不过这些石板每一块都有数百公斤重。

    他们先是将地面破开一个洞,然后用绳子将石板从天井的窟窿里,将石板吊上来。

    过程还算顺利,就在这时候,凯蒂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凯蒂,血神察觉到了,他现在已经折返回去了,你们快撤。”

    凯蒂心头一慌,立刻下令道:“工作组加快速度。”

    她不得不慌,她是和血神交手过的,被虐的很惨。

    基本上就是一巴掌把她糊在墙上的程度。

    虽说这一年的时间,她进步很大,可是估计也不会超过三巴掌。

    就在这时候,一个身影从天而降,来者正是血神。

    血神背后的恶魔之翼化作鲜血,收回体内。

    “看看,这不是那只小老鼠吗。”